手機版 | 東方時尚匯 - 中國時尚網

東方時尚匯 - 中國時尚網

情何以堪花心老公屢次出軌

2018-10-9 來源:互聯網 閱讀次數:
  導讀:     傾訴人:陸清芬 女 36歲 直銷行業   時 間:2011年12月29日   方 式:電話   陸清芬的丈夫7次出軌,她在電話里說,“早已對他失望,對這段婚姻失望”。幾年前,她決定從與他的紛...

 

  傾訴人:陸清芬 女 36歲 直銷行業

  時 間:2011年12月29日

  方 式:電話

  陸清芬的丈夫7次出軌,她在電話里說,“早已對他失望,對這段婚姻失望”。幾年前,她決定從與他的紛擾中走出,暫且為自己活一次。當她終于“由內到外煥然一新”,卻陷入另一段新的漩渦——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然而感情世界唯一的這場出軌,并未讓她摘取到曾遙想的幸福。

  與記者一番傾談后,撥開云霧,她終于看清,自己這場婚外戀的內核之色,原來也同樣蒼白。

  不快樂

  在外人眼里,現在的我算是個外表成熟優雅、事業也小有成就的女人。本來,我與丈夫宋林曾在南方開辦有自己的企業,他任廠長,我順理成章在廠里上班。然而4年前,我舍棄了那里的一切,選擇獨自回漢打拼。

  那時候,我只為逃避與宋林那紛繁復雜的婚姻,逃避那已枯朽頹敗的愛情,以及對他的失望透頂。那是2007年,那時,結婚10年,他已出軌5次。

  獨在武漢,我開過食品連鎖店,賣過服裝,做過直銷,一路走來,總算站穩腳跟。與當年還在南方時那個不會打扮、每天忍氣吞聲的自己相比,無論是外在形象還是內在力量,如今我都已是煥然一新。感謝4年前那個“該為自己活一次”的決定,生活于我,似乎翻開了新的一頁。  

 

  可現在的我,依然不快樂。

  該從何說起呢?一方面,我與宋林表面上仍維持著早已搖搖欲墜的家。另一方面,我也出軌了。然而生平第一次出軌,這個叫許輪的男人所帶給我的,以及我們之間,真的就是幸福嗎?  

  幾天前,我剛與從縣城趕來的許輪一起過了圣誕節;此刻,他大概是跟家人在一起罷。而丈夫宋林,不知是在廠里還是又“出差”與哪個女人鬼混——這于早已習慣的我來說,似乎并不重要了。只有我,是一個人,在武漢——這座沒有親人、沒有愛人的城市。

  夜深人靜,回想這些年的風風雨雨,以及感情世界里所經歷的這兩個男人,我只覺得欲哭無淚。

  時間回溯到14年前。我與宋林相親認識而后結婚。1999年,他攜我一起南下創業。我們承包了一家小型服裝廠,沒幾年,生意便小有起色。那時候,我還未曾料到,我的丈夫此后,會是一個如此花心、不負責任的男人。

  第一次發現不對勁,是在2001年。那個女孩很年輕,十八九歲。宋林背著我在外與她開房,我知道了,心里很不舒服。與宋林大鬧一場后,我想到了用真情來打動那個女孩。我把本來無業的她帶到廠里上班,把自己嶄新的被褥借給她用,待她親如姐姐。沒多久,那個女孩給我留了一封信,自己走了。 我以為這場風波終究是平靜下去了,我也以為,宋林只是一時糊涂。沒想到后來,他所犯下的罪惡,竟是一浪更比一浪高……

  不堪的婚姻

  第一次出軌風波后,宋林老實了一陣子。不久,不滿20歲的妹妹隨我們一起南下廠里上班。那時生意連續虧了幾次,我們原打算買房的意愿也暫時中止了。不過好在宋林對我和我妹妹依然不錯。自從妹妹過來后,他時常為她買這買那,剛開始,我們姐妹也并未覺得有什么不對勁。直到有一天夜里,發生了極為不堪的一幕:宋林,把骯臟的手伸向了我妹妹!  

  那個夜晚我永遠記得。我們租住的是大單間,中間隔了簾子,妹妹住簾子那頭,我與宋林住這頭。夜里,已經熟睡的我突然被一陣隱約的哭聲驚醒,仔細一聽,是妹妹。我本能地把手向身旁一摸,宋林已不知去向!我連忙爬起來朝妹妹那邊沖過去,拉開簾子,妹妹抱著被子縮在墻角哭,宋林,站在床邊慌張得手忙腳亂!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下一篇:沒有了!
开心农场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