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東方時尚匯

東方時尚匯

大劇院們的新生存法則

2019-7-3 來源:互聯網 閱讀次數:
  導讀: 近些年來,國內的演出劇場建設可謂進入了一個全盛時期,劇院的繁榮建設給我國表演藝術發展帶來了巨大的空間,但同時也給演出內容、觀眾參與率、運營模式、人才儲備、成本等方面帶來了更高的挑...

近些年來,國內的演出劇場建設可謂進入了一個全盛時期,劇院的繁榮建設給我國表演藝術發展帶來了巨大的空間,但同時也給演出內容、觀眾參與率、運營模式、人才儲備、成本等方面帶來了更高的挑戰。在日前舉辦的首屆世界劇院北京論壇上,來自全球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30家一流國際藝術機構,與國內外的知名劇院、演出團體、聯盟組織、藝術院校、文化公司以及媒體的高管精英齊聚北京,共同探討在新消費時代的背景下,劇院該如何定義自己的生存法則?

供大于求成普遍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國內劇院的總數已超2000家,除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外,其他地區專業劇場的利用率普遍偏低。全年演出超過50場的劇場只占劇場總數的35%。高速增長的劇院數量已遠遠超出市場需求。

觀眾消費需求無法趕上快速增長的劇院數量。中國劇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陳平認為,國內劇院數量的增加意味著演出節目需求量的增長,可國內市場并沒有足夠的演出供給。為了讓更多的觀眾參與演出走進劇院,養成觀演習慣,劇院在運營模式上也在逐漸探索創新。“但就全國而言,模式創新還不夠,尤其在經營理念、組織運作、產品運營上還有很多需要創新的地方。”

劇院數量的增長帶來的,不只有供過于求的市場,還有人才缺口。從導演、指揮、編劇、演員,再到劇院制作、演出經營、宣傳營銷等方面,快速增長的劇院數量使各個方向的員工都存在大量缺口,而劇院的成本又無法承擔大量人才供給,員工缺乏影響劇院正常運行,如此造成惡性循環。陳平表示,“就劇院發展來說,除了政府和社會給予的必要支持和贊助外,必須要有其他破解成本病的途徑”。

值得注意的是,現階段國內劇場遇到的問題并非個例,即便在演出市場、演出消費較為成熟的德國也存在著這樣的問題。

德國柏林歌劇基金會總經理喬治·費爾特哈勒強調:“2018年,柏林歌劇基金會為演出提供了97萬個觀眾席位,設施利用率達到83%。觀眾的娛樂選擇愈加多元,但對傳統藝術形式的興趣卻有所減少。為此,我們的創作主要基于觀眾的文化需求和興趣,把歌劇藝術根植在快節奏的社會當中,利用數字化的傳播手段,讓歌劇藝術盡可能廣泛地普及給更多觀眾。”

運營方式因地制宜

面對供大于求的問題,在劇院管理者看來,更多的是要從自身出發去解決,而第一個關鍵問題,就是如何找到適合自身發展的運營方式。

以日本新國立劇院為例,由于劇院自身擁有許多非常優秀的歌唱家、作曲家、指揮家,除表演之外,劇院也會讓他們提供自己的思路和想法。日本新國立劇院經常將獨特傳統文化融入創作中,讓久遠且深厚的傳統文化得到傳承與發揚,并在此基礎上進行創新。“我們勇于嘗試一切新鮮事物,2020年東京奧運會還會推出由孩子和人工智能共同完成的歌劇。” 日本新國立劇院執行總監村田直?auml;表示。

與日本不同的是,柏林國家歌劇院一直將工作重心放在如何把歌劇普及化。“柏林國家歌劇院不是一個封閉的體系,不只為富裕階層、受到良好教育的人提供歌劇表演,而是要把歌劇帶給每一個人,每個人都能負擔起的票價,成就了柏林觀眾群體的增長。” 德國柏林國家歌劇院院長馬緹亞斯·舒爾茨認為。據悉,柏林每年都會舉行向全市直播的管弦樂團露天音樂會,并增加了許多提高公眾參與度的項目,例如免門票的柏林音樂會;30歲以下人群交15歐就可以得到的古典音樂卡;針對學生和兒童的“0門檻”歌劇項目。此外,用數字手段對劇目進行宣傳也是方式之一,吸引觀眾走進劇院,近距離體會藝術的魅力,使他們更愿意來劇院欣賞歌劇。

培養受眾從“走近”開始

為什么觀眾不愿意走進劇院?

針對這一問題,有項調查結果顯示:觀眾不看演出的原因主要有五種: 第一,人們有強烈的階級分層意識,認為自己不屬于富裕和受過良好教育的階級,劇院演出不適合他們。第二,沒有想到過看歌劇。第三,很多人覺得觀看一場演出不方便。第四,找不到人一起去。第五,票價太貴,性價比不高。

為吸引觀眾,西班牙利賽歐歌劇院開發了“利賽歐35”項目和“全新利賽歐”兩個項目,“利賽歐35”項目每年推出戲劇季,其中有專門面向35歲以下觀眾的劇目,通過社交媒體用年輕人的思路進行宣傳。比如,演出開始之前會有迎賓雞尾酒、演出導賞。幕間休息時工作人員會向觀眾介紹劇院內可以參觀的地點。除此之外,有的項目在演出開始前15天允許35歲以下的觀眾以30歐元的價格買票。這些方法為利賽歐歌劇院發展了一萬多名35歲以下的新觀眾。而“全新利賽歐”項目是在鄉鎮的廣場、公共地點直播歌劇。西班牙利賽歐歌劇院總經理瓦倫蒂·奧維耶多·科奈約表示,“我們在120多個鄉鎮舉行歌劇講座,講解歌劇的歷史、劇情等,成功吸引鄉鎮觀眾來利賽歐歌劇院看演出。發展新觀眾是在為未來投資,我們不需要考慮預算”。

除此以外,擁有350年歷史的巴黎國家歌劇院,為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務,也在不斷進行調整,更加關注市場的需求,從而提供更多樣化的演出。法國巴黎歌劇院國際發展部部長夏曼寧指出,“雖然劇目制作費用十分龐大,但票價是大家支付得起的,為了吸引年輕觀眾,我們在一個項目里免費為他們提供了2000多張票,也通過有競爭力的票價,使更多的父母和孩子一起來到劇院”。

技術為劇院帶來隱形黃金

“通過信息技術,我們可以知道觀眾是如何來到劇院,如何在劇院餐廳、商店消費,了解了觀眾的需求我們才能為觀眾提供更好的服務。”西班牙馬德里皇家歌劇院總經理兼首席執行官伊格納西奧·加爾西亞-貝倫格爾·拉伊塔指出,為此他們對數據工作展開了一系列的設想。“可以通過網站給觀眾提供交通指引、劇院的餐飲服務以及住宿服務,還有一些小禮物。我們提供的不僅僅是一臺好的歌劇演出,而是非常完整全面的服務。”同時劇院也需要更好地運用數據分析技術,來擴大觀眾圈,改善觀眾的觀賞體驗。學習如何管理好數據庫也是劇院要做的工作之一,收集觀眾數據,包括他們的喜好和習慣。通過使用搜索引擎優化、搜索引擎營銷工具,能夠有效增加劇院和觀眾之間的互動,使劇院從中獲益。

事實上,西班牙馬德里皇家歌劇院并非唯一一家想到使用數據技術幫助劇院運營的劇院,有效運用科技手段來幫助劇院發展這一方式在法國、奧地利等國家也已開始進行,并取得了不小進展。

生活在巴黎的觀眾有很多觀劇選擇,但是離劇院地理位置比較遠的人怎么辦呢?這是巴黎歌劇院注意到的問題,為了讓更多地區的觀眾能夠觀賞歌劇,該劇院建立了線上平臺,使遠在千里之外的觀眾也可以及時看到自己心儀的劇目。“觀眾可以通過手機或者電腦來看歌劇。” 法國巴黎歌劇院國際發展部部長夏曼寧表示,“目前我們平臺上有34部歌劇,觀眾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文化習慣,需要我們持續不斷地去開發,我認為歌劇是一個很老的故事,需要從各方面重新創作進而吸引更多的觀眾。”

而奧地利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希望通過建立平臺的方式使歌劇融入觀眾的日常生活,增加觀眾的沉浸式體驗,“數字科技使我們邀請互動更多的觀眾,有一些歌劇的游戲使數字一些觸點更加有意思,更加的有互動性,這樣觀眾更加積極和活躍,可以加強人們對文化機構提供的產品的了解” 。奧地利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數字發展部部長克里斯托弗·魏道爾指出,提供一些同步課程也十分重要。據悉,奧地利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計劃為觀眾提供在線歌劇,并且同時推出文字版。“在家就可以看,我們希望給所有人提供在線或者可以下載的課程,大家可以去下載這些音樂,可以跟著唱或者去指揮。”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下一篇:沒有了!
开心农场救援彩金